您好,欢迎来到广州医药法律网! 首页 | 联系我们

咨询热线:

020-87302669

15622218809

您现在的位置是:广州医药法律网>医疗资讯>正文

公立医院改制有攻略

来源:大健康法务公众号作者:陈亚光时间:2016-12-13

公立医院改制有攻略

 

    自今年8月以来,类似湖南省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公立医院改制风波闹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据了解,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并非是当地唯一的三级公立医院,它是由原来的涟钢职工医院转制到地方后的公立医院,当地还有一家比它规模更大的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据知情人士透露,这次改制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改制,参与这次改制的众一集团规划在娄底市建设一个包括医疗、康复、养老一体化的健康城,这一项目也成为当地政府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项目。该集团过去没有涉及医疗业务,希望通过注入资金、建设一家全新的现代化规模的医院,整体引进一家现成三级医院来支撑这一大型项目。当然不可能是当地最大的“中心医院”,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将成为众一集团“改制”的唯一选择。等医院建成以后,可以将医院整体迁入,缩短运行周期,解决新建医院需要招聘人才、运行磨合、市场开发等工作。

    据说这次改制并不改变医院非盈利性质,职工身份、待遇、岗位都不变,有点儿像“公私合营”的味道。 这本是一件有利于政府、有利于当地百姓、有利于医院,也有利于投资者的好事,为什么得不到医院职工的支持呢?

 

 

>>>成功案例<<<

    我们回顾一下目前公立医院改制已经成功的案例,一类是地方政府医院,比如,洛阳市政府投资的医院,有11家医院9家改制,;还有就是宿迁市政府医院,全部改制为非公立医院;第二类是企业医院,企业改制、主辅分离;第三类是经营不好,资不抵债,职工待遇无法保障,政府又无力投入的医院,不得已而为之。比如,湖南怀化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院。还有个别情况如昆明市儿童医院,由大型企业直接注入发展资金,并不参与经营管理,也不从医院获得关联利益,只是资产拥有。

    这些医院在改制前都不可避免的有些职工不理解、抵制、维权行为,最后到理解、接受、支持的过程。而且这些医院大多数比改制前发展好。作为一名在公有体制工作多年,甚至一辈子的职工,一下子脱离体制、脱离“组织”,这种失落感肯定是很强烈的,洛阳市中心医院改制初期,不但职工不理解,还发生了离退休人员堵医院大门,最后通过细致的思想工作、落实和保证离退休人员待遇而解决。

 

>>>成功经验<<<

    这些医院改制成功的经验,首先,有明确的改制需求,像河南洛阳、江苏宿迁改制,主要是当地领导的政治需求,这样就保证了政府强势推动的力度,据说开始时政府决定保留一家大型公立医院不改,其他医院改,结果十分困难,最后主要领导提出:先改大型公立医院。可见领导的决心。最后其他医院都被改了,包括妇幼儿童医院。企业医院改制,首先是主业改制,辅业改制就成了必然,阻力就不会太大;对那些经营困难、职工待遇无法保证的医院,只要改制能够让医院“活”起来,改制的困难会小很多。其次,职工利益不损害,还要获得好处。企业医院改制一般都会折算医院资产划分给职工,或者低价卖给职工。我们看到有的地方医院年营业收入达亿元,改制时折算资产不足5000万元,有些职工不愿意购买。这些医院改制后基本上是老职工全员持股,现代企业制度建立也不完善,像洛阳许多家医院至今还是董事会、经营班子一套人马或大部分人员重叠,需要进一步推动、完善,否则难免存在一些后续问题。比如,医院是非盈利,股东利益如何保障?医院是股份制,却在人事局注册(政策规定:事业单位在人事局,股份制营利性医院应该在工商局注册,非盈利性在民政局注册。)

 

>>>问题所在<<<

   大多数公立医院发展过程中,政府投入很少,主要是职工多年的剩余价值积累,职工一旦退休,不可能从医院获得特别的报酬、股份或财产,职工倾注了深厚感情,希望自己一直在“组织内”,一旦改制就失去的组织,过去奉献的优秀成果变成别人的了。所以,改制需要保障职工未来的利益,还要体现过去奉献的价值。有地方做法是由政府保障离退休人员的所有利益,将医院资产评估后配给或者折价卖给在职职工。这在当时是可行的,现在可能涉及“国有资产流失”等问题。

另一个问题就是职工身份问题,地方政府医院职工是事业单位编制,干部还有行政级别,原则上讲改制后应该是“社会人”,但是大多数改制医院为了保证职工利益,都会承诺身份不变,甚至事业单位工资体系不变,其实这都是权宜之计,或者通过“老人老办法,新人新办法”来解决这些问题。企业医院改制就少了这些麻烦事。

参与改制的社会资本主体能否让改制医院职工接受,也影响了改制过程顺利与否.....

    某大型国有企业想参与当地一家大型医院改制,获得当地政府支持,在企业制定的改制文件中,虽然保证职工几个条件不变,也不从医院结余中获利,但是提出要经营医院所有的药品、耗材以及设备采购,实际上是想通过投入资金来垄断市场,获得关联业务。

    有职工说,什么都不变,现在过的好好的,为什么要改制啊?还有的企业投资公立医院希望通过资本市场获利,各种目的都有。真正是通过把办医院当成事业发展的,宿迁市非公医院是一个样本。

    不管参与改制的投资者目的如何,一定需要选择合适的时机,深度、多次、与不同层面的职工进行交流与沟通,这个十分重要,一定要理解、耐心解答职工的疑惑,宣讲前景,改制后的发展规划,职工利益保障具体措施,这是十分必要的环节。

    据说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改制时政府组建了强有力的工作班子,而众一集团并没有针对医院开展有成效的工作,结果出现一些对公司或公司负责人的负面信息,影响职工的思想。

 

从表面上看,这些改制难题都可以解决,那为什么还是困难重重呢?

    有些问题是无法解决的。因为改制就是要解决旧的体制,解决存在的问题,而旧的体制一定有利益所得着,他们要维护,就会反对。

    首先是医院领导,公立医院的领导是决策、执行一体化,权利很大,改制后能否保证职位?职位保证了也不可能保证权利,新的体制不可能像现在一样,也不可能所有院领导都会支持,还有行政级别如何保证?据我所知,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就有院领导在两年前改制风波后“逃离”该院,调到另一家公立医院。

    所以,一家公立医院改制,首先要解决领导问题,不留的领导要安排好,留的领导要待遇好。其次是部分科主任和中级干部,他们在医院有一定的权力,掌管一些利益部门,尽管医院出现困难,但是他们有小利益,有灰色收入,改制后还可能存在吗?这些都不会成为反对改制的公开原因,但是会成为暗中的阻碍。还有就是部分医疗骨干,习惯体制内生活、工作,一旦改制后对自己能否适应、能否继续被重用没有信心,所以也不会支持改制。当然医院里的弱势人群、靠关系进入医院的人肯定是反对改制的。

    反对者中不可低估的势力就是医院的供应商,他们是现在医院的利益获得者,一旦改制后他们的利益基本上得不到保障,他们不会公开反对,但是他们可以通过社会关系来影响,与医院内部利益所得者联合起来形成反对联盟。

 

 

    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坚持中国特色卫生与健康发展道路,要把握好一些重大问题,坚持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,在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领域政府要有所作为,在非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领域,市场要有活力。

    当前随着医改的不断深化,随着我国各项,改革的同步推进,事业单位取消编制、去行政化、养老保险并轨等,非公立医院发展等,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公立医院由单一资本体制变成多结构体制。股份制改革可以扩大医院资金来源,可以建立现代管理制度并,但是并非是解决医院管理、经营、发展唯一途径,也不是一定能做好医院的唯一途径,不管什么样的体制,医院内部管理、经营好坏才是医院生存和发展的主要因素。    目前公立医院改制仍是一项复杂、艰难的事情,需要政府强大的决心,周密的布置,细致的工作,还要保障职工利益,程序一定要合法化。因此需要谨慎行事。

 

(作者系湖南南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)

 

刊于 | 中国卫生2016年第11

编辑 | 王朝君


添加微信×

扫描添加微信